光明日报点名怒批!明星公开采摘濒危“雪莲”自称是道具,植物学家:我们连标本都舍不得采 – 每日精选微信公众号文章


近日,一档综艺节目引发了网友热议。节目中,明星嘉宾们登上青藏高原,从石缝中拔出几株雪莲花,并对着镜头发表感言。
节目嘉宾称雪莲花是准备的道具,但却被植物学家一眼识破。
实际上,这种雪莲花学名叫水母雪兔子,生长在海拔4500米以上的流石滩,从萌芽到开花需要数年时间,不仅生存环境恶劣,而且面临不当采摘,现已成珍贵的濒危植物。

目前,水母雪兔子已经被国家重点保护野生植物名录(征求意见稿)中新增为国家二级保护植物。
植物学家顾有容称:因为数量稀少,我们科考时连标本都不舍得采。
而节目中嘉宾却随意催花,更讽刺的是,这档节目本是聚焦生态和扶贫的,如今却背离了初衷。
这种破坏珍稀植物的行为不仅引来光明日报的点名批评,也引起了一众网友的愤慨。
无知者无畏。只有了解到水母雪兔子”的珍稀,以及这些美丽植物面临的危机后,我们才能真正对自然怀有敬畏之心。
01

高山上的美丽风景线
植物界的小可爱
“雪兔子”
本是安安静静
生活在极高海拔地区的一类植物
那里地广人稀,极少有植物可以存活
而雪兔子长得圆溜溜毛茸茸
简直就是植物界里的小可爱
为这些看似荒芜的土地带去了一丝生机
▲水母雪兔子 李勇/摄
▲水母雪兔子范毅/摄
▲羽裂雪兔子李勇/摄
▲羽裂雪兔子李勇/摄
虽然它们看起来萌萌哒
但日子过得多苦只有它们自己知道
雪兔子大多生长在
流石滩、山坡岩缝、砂石地
这些土壤贫瘠的地方
而且周围气温极低风还很大
即便如此
它们还是克服一切恶劣环境
存活了下来
成为高山上独有的一道风景
▲羽裂雪兔子李勇/摄
▲水母雪兔子李勇/摄
它们一代又一代地生活在这里
安静地守护着雪山
直到有一天人类开始涉足这片领域
一切都变了
02

因“仙草”亲戚招祸
一株贱卖三五块
不少登山探险者来到这里
发现了雪兔子对其随意采摘踩踏
还用相机把雪兔子的美丽身躯拍下来
分享到社交网络上大量传播
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了雪兔子
不少“砖家”前来采摘拿回去做研究
“研究”的结果是:
雪兔子可以
壮肾阳、调经血、强筋骨、祛风湿
总之就是药效很强
人们对雪兔子的药效趋之若鹜
为什么会得出如此结论?
因为它有个赫赫大名的“仙草”亲戚
雪莲花
▲苞叶雪莲 徐波/摄
说起雪莲花
因为它罕见,不易得到
自古在武侠小说里
就被神话的神乎其神
吸收雪山之精华、天地之灵气
起死回生、美容驻颜,无所不能
人们误把雪兔子当成了雪莲花
有了这一荒谬传说和概念混淆
这些年在四川、云南、西藏
很多人大量采集雪兔子当做雪莲出售
主要是卖给游客
这些山寨版的“雪莲花”售价相当便宜
一株只卖三到五块钱
▲水母雪兔子范毅/摄
▲羽裂雪兔子李勇/摄
试问
如果雪兔子真的药效了得
会卖得这么便宜么?
不少人工种植的药材都比它卖得贵
这些人都知道自己卖的不是雪莲
你要是打破沙锅问到底的话
他们会面露胆怯地说:
“我们这里就叫这个东西雪莲。”
▲羽裂雪兔子李勇/摄
且不说它俩长得一点都不像
也不说雪莲花这个种类
仅分布于新疆天山山脉一代
青藏高原是没有的
主要现实中雪莲花并没有那么神
所谓的药效都是子虚乌有不存在的
但却殃及到了无辜的雪兔子
▲左图为羽裂雪兔子,右图为雪莲花
现在一到雪兔子成熟的季节
流石滩上最常见到的“景色”就是
一辆又一辆的皮卡车
上面堆满了鼓鼓的麻袋
麻袋里装满了刚采摘完的雪兔子
被采摘后的雪兔子
失去了原有的生机和魅力
它不再雪白饱满变得干枯暗淡
被大把大把地挂在当地特产店
或者摆在脏兮兮的市集上贱卖
▲市场上及已经晒干的雪兔子李树荣/摄
有的被收购卖给酒厂
这样的雪兔子更不值钱
是以斤来定价
折合到一株雪兔子身上
大概人民币一元三角
一株株鲜活的生命就这样被糟蹋
人类殊不知
有的雪兔子,比如绵头雪兔子
属于多年生一次结实的草本
从种子萌发到开花需要几年才能完成
而开花意味着生命到了尽头
▲绵头雪兔子李勇/摄
▲绵头雪兔子李勇/摄
它们用了自己的一生才换一次花开
而人类却为了几元钱的蝇头小利
就毁灭了一个在恶劣环境下
生长了几年的雪兔子
真的太自私太残忍了
这些被贱卖的雪兔子
有的用来泡酒、有的用来炖汤
有的用来泡茶清热解毒
人们说它大补
但它真的没有大家所说的神奇功效
既不能壮阳也不能治疗月经不调
而且在传统的藏药里
也没有雪兔子这一记载
至于药效完全是因为混淆和炒作造成的
雪兔子
只是一株普通的菊科类植物
药用价值还不如蒲公英
▲绵头雪兔子范毅/摄
而且被晒干的雪兔子
在运输和存放过程中
极容易变质滋生细菌和霉菌
不仅不能起到大补的作用
也许还会严重影响人体健康
尽管雪兔子生长在高海拔地带
躲在岩石的缝隙里、躲在悬崖边上
但最终还是没能躲开人类的魔爪
如果再稍容易到达的地方
它们几乎已被人类赶尽杀绝
▲羽裂雪兔子群落李勇/摄
因为雪兔子生长缓慢
分布地区又比较狭窄
短短几年已经快被人类一网打尽了
曾经长有雪兔子的流石滩
如今一片光秃秃、满目苍夷
就因为人类的贪婪和无知
带给了雪兔子这一物种毁灭性的伤害
▲流石滩李勇/摄
如果破坏了雪兔子
不仅仅是破坏了这一类物种
更是破坏了当地的生态环境
▲水母雪兔子范毅/摄
高山流石滩
处于生物圈与岩石圈的特殊地带
是具有代表性的典型高寒生态系统之一
生物量极低,生态系统极脆弱
雪兔子开花后能吸引大量昆虫
提高流石滩上其它植物的授粉几率
毁了雪兔子可能也会毁了
高山流石上脆弱的生物链
让本来单薄的土壤也变得更加稀薄
▲四川巴郎山被采摘的雪兔子樊智丰摄
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
在它们灭绝之前
求放过这些可爱的“兔兔”吧!
它们无手无脚跑不过人类
作为一颗野生植物
它们不求关注也不想当网红
它们只希望能不被打扰
有机会繁育后代守护雪山
03

驴友闯入无人区
大肆采摘后摆地上贱卖
近些年
随着探险、骑行、徒步的盛行
每年都会有数千游客来到这些地方打卡
驴友们的素质参差不齐
给环保带来很大压力
加上人类看见什么奇怪物种
就要带回去做药、做补品的毛病
被殃及的远不止可怜的雪兔子
但凡被认为有点药效的植物都难逃厄运
红景天现在已经非常难看到了
兰花、石槲、贝母等
好多野外物种已经灭绝
绿绒蒿属的一些物种
只能在标本馆里看到了
曾经这些物种盛开的如此繁茂
▲大花红景天李勇/摄
▲某紫堇范毅/摄
▲滇西北点地梅范毅/摄
▲全缘叶绿绒蒿李勇/摄
▲塔黄 李勇/摄
▲扭连钱李勇/摄
如今已再难寻觅它们的踪迹
这些稀有物种的真实价值
我们还没有完全认识到
它们已消失灭绝了
而天山雪莲正在逐年锐减
已经成了国家一级重点保护野生植物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
一般在海拔1800米左右的
砾石质坡地上就可以采到雪莲
那时候新疆雪莲面积大约为5000万亩
到现在已经不足1000万亩了
▲苞叶雪莲徐波/摄
前几年还有驴友以采摘雪莲为豪
徒步队伍集体进入无人区采摘
每人都采摘几十颗
像卖大白菜一样摆在地上贱卖
事后还觉得心里暖暖的
在网络上晒自己的采摘成果
不到两天的时间
点击阅读量达到了86300人次
他们的心里是暖了也爽了
但他们不知道
雪莲真的没有任何药用价值
而且野生雪莲的生长期需6至8年
如果连根拔掉
雪莲便不可能再在原地生长
除了无知的游客
每年7月到8月
新疆天山雪莲盛开的季节
都会有大批不法分子前来疯狂采挖
2000年国务院已明令禁止采挖野生雪莲
但依然无法阻止这些自私自利的人
曾经这些高海拔地区
人类还未涉足
这里风景如画,美景随处可见
各种珍稀动植物相安无事的度过祖祖辈辈
▲杜鹃花群落李勇/摄
▲云南雀儿豆李勇/摄
▲高山生境李勇/摄
但随着人类的不断开发
这些地方逐渐被遭到破坏
各种污染和垃圾正在吞噬这些美景
人类的欲望和贪婪正在让这些稀有物种
逐渐消失、灭亡
再想看到这些风景如画的景色已是奢侈
高山生镜二李勇/摄
贪婪的人类啊!
我们拥有的“领地”已经够多了
请给子孙后代再保留一片净土吧!
不要再破坏地球上所剩不多的美景了
就让这些植物安静地守护着雪山
终老到死吧!
岩须群落 李勇/摄
要知道,不管是那些利欲熏心的商业行为
还是驴友们为炫耀造成的伤害
乃至于缺乏常识的综艺节目
都可能让美丽的植物彻底消失
只有持续的呼吁与关注
加上法律的震慑
才能杜绝这样的行为不再发生
在综艺节目采摘“雪莲”事件持续发酵后
作为嘉宾之一的歌手刘宇宁已经正式道歉
东方卫视也已将与采摘“雪莲花”有关的微博全部删除
希望此事能真正给当事人带去警醒
也希望人类放下傲慢与无知
对天地草木存一份敬畏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