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升级“东向政策”后,向东看(Lookeast)变成了向东干(Acteast),这其实暴露了印度想深度参与南亚、东南亚乃至东亚事务的野心。随着印度在安达曼地区军事化建设的积极推进,该地区的贸易水道也有了潜在的“关闸”风险。(姚忆江/图)


全文共5029字,阅读大约需要12分钟
从出现的新动向看,印度政府非常可能加快升级安达曼和尼科巴群岛基地的建设,以便在发生冲突时,能够控制印度洋海域特别是马六甲海峡与印度之间的海上通道,这和印度的“东进外交”也是一致的。

“硬关闸”一般只限于两国宣战时使用,但这会让印度同样置于被打击的危险境地,发生的可能性较低。而“软关闸”发生可能性较高。也就是说,印度可能会滥用主权国家在公海上打击共同犯罪的权力,随意以船只违禁品、走私等为由阻碍其正常通行。

本文首发于南方周末 未经授权 不得转载

文 | 南方周末特约撰稿 毛淑杰
南方周末实习生 黄安之
责任编辑 | 姚忆江

当世界的目光都聚焦在中印陆地边界冲突时,印度海军却在悄然强化海洋上的军事存在。

安达曼-尼科巴群岛是远离印度本土的一块海外“飞地”。不过,这里位于印度洋东北部中央,紧邻马六甲海峡,战略意义重大。近年来,印度多次在附近海域联合多国举行军演,并加快对安达曼地区的军事基地建设与升级,试图将其打造成印度洋上的“新型航母”。

“安达曼地区军事化对印度海军威慑力的提升非常大。”复旦大学南亚研究中心主任张家栋教授对南方周末表示,安达曼-尼科巴群岛南北长度差不多将近900公里。从战术的角度,印度完全有封锁马六甲海峡的实力。一旦发生冲突,印度武力投送的半径很短,有天然的优势。
“安达曼群岛就是印度洋控制战略中的‘东锚’。通过控制这个区域,印度不仅可以对抗中国,也可以控制整个孟加拉湾,乃至整个印度洋北部航线。”张家栋认为,实现印度洋区域的霸权,才是印度真正的目标。

安达曼-尼科巴群岛位于世界著名的黄金水道——马六甲海峡的西边,它如两道天然闸门,扼守亚太、非洲、欧洲以及大西洋地区之间国际航空及海运的战略要冲。该地区的持续军事化,让周边国家感受到了威胁。(冯庆超/图)

1

印度想让“飞地”变“航母”


据《印度斯坦时报》2020年8月25日报道,印度高级军事官员称,印度将把安达曼群岛北部的科哈萨(INS Kohassa)和尼科巴群岛坎贝尔地带的简易机场升级为成熟的战斗机基地。此外,位于拉克沙迪普群岛(Lakshadweep)阿加蒂(Agatti)的飞机跑道也将升级。

报道称,印度将从岛屿基础设施升级中达成两个目标:最大程度地获取经济利益,并提高其在印度洋地区的军事存在。

“这两个岛屿将像印度的新型航空母舰一样,扩大海军在远离大陆地区的活动范围。两岛都位于世界上最繁忙的海上通道,超过一半的世界贸易都通过这条航线。”上述高级军事官员称。

安达曼-尼科巴群岛位于印度洋东北部,孟加拉湾南部,是通往印度洋的一扇难以绕过去的大门,世界著名的黄金水道——马六甲海峡就坐落在群岛东边。它如两道天然闸门,扼守亚太、非洲、欧洲以及大西洋地区之间国际航空及海运的战略要冲,是中日韩等东亚诸国通往中东、地中海、非洲沿岸和大西洋沿岸的商船必经之地。

中国的多部历史古籍,都有安达曼岛的记载。曾跟随郑和下西洋的明朝翻译官马欢在《瀛涯胜览》中将安达曼岛称为“按笃蛮山”,据其记载,“彼处之人巢居穴处,男女赤体,皆无寸丝,如兽畜之形。土不出米,惟食山芋、波罗蜜、芭蕉子之类,或海中捕鱼虾而食。”

近代以来,安达曼-尼科巴群岛历经丹麦、英国等管辖,二战期间还一度被日军占领。战争结束后,印度和缅甸陆续迎来独立,英国殖民者本打算在这些岛屿上重新安置所有英裔印度人和英裔缅甸人,但没有实现。

1950年,这片土地成为印度领土的一部分。

“从历史上看,安达曼地区跟印度没有太大关系,是近代英国殖民者把这里强塞给了印度。为了这个事情,缅甸还和印度发生过领土争议。不过,印度国力明显占优,最终这里还是成为了印度的领土。”张家栋教授告诉南方周末。

安达曼地区距离印度本土遥远,而且很多岛屿无人居住。再加上印度和周边国家对部分岛屿有主权争议,印度也担心领土被侵占,因此,在该地区的军事化建设最初定位是自我防卫,驻军也不多。

上世纪90年代开始,印度开始加速在安达曼地区的军事化建设。1999年,印巴两国爆发了卡吉尔冲突,印度虽最终取得胜利,但伤亡惨重。出于对海上风险的担忧,印度开始在安达曼地区着手组建海军舰队。2001年,印度在安达曼-尼科巴群岛建立了三军联合司令部(ANC),这是该国唯一的三军统一战区司令部,有权管制辖区内的陆海空三军部队。

2019年1月24日,印度海军在安达曼岛北部的科哈萨开设第三个航空基地,该基地设有一条1000米长的跑道。印度海军发言人表示,该跑道将延长至3000米,以便战斗机和其他飞机能够开展行动。

“安达曼和尼科巴群岛地处海上贸易关键通道,在东印度洋地区具有极其重要的地缘政治位置。”上海对外经贸大学南亚和印度洋研究中心主任郭学堂教授向南方周末表示,从出现的新动向看,印度政府很可能加快升级安达曼和尼科巴群岛基地的建设,以便发生冲突时,能够控制印度洋海域特别是马六甲海峡与印度之间的海上通道,这和印度的“东进外交”也是一致的。

“印度在该地区的军事化推进,是意料之中的。”深圳大学环孟加拉湾地区研究所所长戴永红介绍,印度海军曾提出“围栏”战略,即海岸线向外延伸500公里为完全控制区,500-1000公里为中等控制区,剩余其他地区被称为软控制区。

除了阿拉伯海、孟加拉湾等周边海域外,对于马六甲海峡、霍尔木兹海峡等印度洋上的关键战略支点,印度也想施加影响力。

2

“印度的战略投机主义”


其实,安达曼地区的军事化推进曾遭遇阻力。其中,最先提出反对的是孟加拉湾沿岸诸国。

这里虽然是印度的联合属地,但距离印度本土最近处也有800英里。相反,这里距离印尼苏门答腊岛约有150英里,距离缅甸南部约200多英里。印度对安达曼地区的军事化,让周边国家感受到了威胁。

“这就相当于一把刺刀抵在周边国家喉咙上,虽然不一定会真动刀,但一直有潜在威胁,会不战而屈人之兵。”张家栋说。

同时,部分印度外交人士也反对将这里军事化,他们认为这些岛屿变成军事基地,会引发南亚和东南亚国家的恐惧,应该将岛屿内军事设施保持在最低限度,向周边诸国表达“善意”。

2015年,印度政府首次宣布打算将这些岛屿转变为一个海上枢纽,为此拨出10亿卢比,以促进旅游业和港口发展。该计划还包括在坎贝尔湾建设酒店、度假村和转运中心等。

不过,印度环保人士警告,一系列基础设施项目,可能会破坏当地脆弱的生态环境。于是,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安达曼群岛被印度政府冷处理,此外还面临资金短缺、缺乏环保许可等问题,岛上的“增兵”和“军事基础设施建设”计划因此悬而未决。

近年来,印度持续加大对安达曼群岛军事化的投入和基础设施建设。2017年11月举行的一场为期4天的演习中,印度出动了战斗机、重型运输机、战舰、步兵战斗车、特种部队以及常规部队。

2020年6月,中印边境冲突事件发生后,印度开始大幅度加强安达曼-尼科巴群岛的军事部署,加强基础设施建设。

安达曼-尼科巴群岛的军事化建设,自然也离不开美国的支持。

“冷战时期美印关系很差,美国一直打压印度。冷战后苏联解体,印度作为区域性大国受到了美国拉拢。美印交恶就变成了美印交好,在印度洋地区,美国也对印度释放了更多的空间。”张家栋表示。

上世纪90年代起,美印两国开始不定期举行代号为“马拉巴尔”的联合军演,军演规模也呈现升级趋势。2007年,代号为“马拉巴尔-07”的联合军演在印度东部港口维萨卡帕特南与安达曼群岛间的水域举行。除了美印之外,还加入了日本、澳大利亚、新加坡等国家,包括3艘航母在内的26艘舰船,约200架战机参与其中,被媒体评论为美国希望打造“亚洲版北约”,增强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军事控制力。

2020年7月,美印两国海军再次在安达曼-尼科巴群岛附近海域展开联合军演。印度海军东部舰队司令部和安达曼-尼科巴司令部的所有主要战舰和其他重要装备都参与了该演习。印军设想一旦发生冲突,可以与海军东部舰队司令部进行协调,将该海域作为战区进行编队指挥,在最大程度上确保动员和利用印度军队的所有资源。

美国海军派出了“尼米兹”号航母打击群参加了此次军演。7月18日,美国尼米兹号航母离开南海,通过马六甲海峡后进入印度洋。7月20-21日,尼米兹号航母在该海域与印度海军进行两军“交汇演习”(PASSEX)。

“这也显示了美印两国在印度洋军事行动的互动,印度借此向中国暗示美印军事合作在加快。”郭学堂说。

安达曼军事化“暴露了印度的战略投机主义”。张家栋表示,“在过去美国主导印度洋的时刻,没人能跟其竞争。如今美国相对衰落,暂时无暇顾及。印度感到自己遇到了难得的战略机遇期,希望趁着新的国际秩序形成前,抓住时机积极布局。”

印度海军曾提出“围栏”战略,除了阿拉伯海、孟加拉湾等海域外,对于马六甲海峡等印度洋上的关键战略支点,印度也想施加影响力。(姚忆江/图)

3

“向东看”变成“向东干”

马六甲海峡是中日韩等东亚国家最主要的能源运输通道,来自中东地区的大型油轮都从这里经过,驶向中国南海。随着印度在安达曼地区军事化建设的积极推进,这一水道也有了潜在的“关闸”风险,这将给中国等东亚国家的能源安全造成极大隐患。

据《印度斯坦时报》8月25日报道,印度在安达曼-尼科巴群岛进行大规模基础设施升级的目的之一,就是为了让印度海军在通往东南亚和北亚的6度和10度航道上占据主导地位,而这一范围正位于马六甲海峡航道之上。

该报道同时表示,印度这一行动是对中国推动泰国启动连接泰国湾和安达曼海的克拉运河(Kra Canal)项目的回应。报道称,运河项目一旦落实并建成,来往印度洋和太平洋之间的船只可无需绕行繁忙的马六甲海峡,同时缩短至少1200公里的航行距离。

“印度‘关闸’有两种可能性,一种是硬关闸,一种是软关闸。”张家栋分析称,借助安达曼-尼科巴群岛,印度可以控制马六甲海峡等贸易水道。其中,硬关闸一般限于两国宣战时使用,而且会让印度置于被打击的危险境地,因而发生的可能性较低。另一种软关闸则指的是,印度可能会滥用主权国家在公海上打击共同犯罪的权力,随意以船只违禁品、走私等为由阻碍其正常通行。

“针对软关闸的情况,我们应该对国际法、国际通行的协调机制等进行细致的研究,使用有力有效的手段解决。”张家栋说。

近年来中国也在探索替代性能源通道,破解马六甲困局。

比如中缅合作推进的泛亚铁路项目,将铁路从云南延伸出去,经缅甸直通孟加拉湾;同时,中巴合作修建的道路、石油天然气管道等经由新疆喀什,纵向贯穿巴基斯坦,抵达巴基斯坦沿海城市卡拉奇,直接与伊朗、海湾各产油国打通联系。

戴永红教授也提出了“三湾走廊”的概念,以应对印度潜在的“关闸”风险。戴永红表示,“泰国湾、环孟加拉湾、波斯湾,这‘三湾’是中国贸易航线上的必经海域。印度固然可以冒险关闸,但通过加强与‘三湾’周边国家的合作,中国也可以对印度采取相应的反制措施。”

戴永红教授分析认为,2014年莫迪政府开始执政后,印度升级了东向政策。即将“向东看”(Look east)变成了“向东干”(Act east),这表明印度渴望深度参与南亚、东南亚乃至东亚事务。

“环孟加拉湾地区有重要的战略地位。印度本来就是该地区的区域性大国,而印度洋海上通道又是中国能源运输的生命线。中印两国处于相似的发展期,未来有较大的发展潜力,存在一定的竞争关系。”戴永红教授认为,印度在陆地边界上对中国的越界挑衅,以及海上对安达曼地区的军事化推进等动作,都是齐头并进的。

除了遏制中国外,印度可能还另有所图。

“谁控制了几个关键的进出口,谁就控制了印度洋。而安达曼地区就是印度洋控制战略中的‘东锚’”。张家栋向南方周末表示,和大西洋、太平洋相比,印度洋的区别性特点之一就是封闭性。印度洋进出必须经过几个特定的进出口,马六甲海峡就是最重要的进出口之一。

张家栋教授认为,通过控制这个区域,印度不仅可以对付中国,还可以控制整个孟加拉湾,甚至影响整个印度洋北部航线,所谓的中国威胁只是印度的一个借口,印度洋区域霸权才是印度真正的目标。

“作战距离直接影响战斗力。印度在安达曼地区的军事基地距离航线近。地理条件决定了印度在海上有战略优势。可以合理推测,印度希望用海上的战斗优势来对冲陆地上的劣势,这也要求我们在陆地上一定要有足够的军事威慑力。”张家栋说。

其他人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