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星标”不迷路,报姐想每天都和大家愉快的玩耍!当然也不要忘记每日的文末“三连”哟!

老规矩,今日推送的某一篇文章末尾有爱的“小彩蛋”,究竟放在哪篇了呢~

每一场惊人的惨剧被揭露之前,总会有零星的线索,引导着少数具有洞察力的人窥探究竟。

它们是奥斯维辛附近小镇上时常飘下的骨灰;是犹太工人之间“火车满着进空着出”的传言…

(图源:Chronic Live)

在今天,它是一份平平无奇的招工启事。

2019年7月22日,在美国最负盛名的医疗学术杂志JAMA(美国医学协会期刊)的职业中心板块中,贴出了这样一份招募广告:

职位:非法移民收押所医生

工作地点:美国路易斯安纳州的乡间

工资:40万美元一年

要求:2年工作经验,以及“对收押所所进行的任务有着哲学上的认同philosophically committed to the objectives of this facility.”

(图:去年媒体的相关报道)

这条招募信息去年在医学圈子引发了一个小波澜。首先,因为工资给的太高了。对于只有两年工作经验的医生,40万美元的年薪是大多数业内大佬都达不到的薪资。更何况工作地点是路易斯安纳州的农村,美国最穷的地方之一。

其次,就是招聘要求中的那句“对收押所所进行的任务有着哲学上的认同”,到底是什么工作,对医生会有政治上的要求?

这个要求是与医生的职业伦理相违背的:医生的誓言要求他们把病人的利益放在第一位,而这个要求则让医生以机构,也就是非法移民收容所的利益为第一位…

(图:纳粹医生“死亡天使”门格勒)

近代史上,比较有名的例子,就是纳粹医生用战俘和犹太人做实验了。他们不以病人的利益优先,而是利用了病人的医疗状况来折磨、威胁、甚至进行实验…

得到媒体的关注以后,这条招聘信息很快就消失地无影无踪,关于它的讨论也很快消失了。

直到现在,一个勇敢的吹哨人走了出来,试图揭露整个惨剧…

(图:吹哨人Dawn Wooten)

这个吹哨人名叫Dawn Wooten,是美国乔治亚州的一所非法移民收押所的护士。这所机构为美国移民及海关执法局ICE服务,但并不属于美国政府,而是一家私营企业。

在工作期间,她目睹了无数令人发指的人权侵犯…

Wooten护士联合美国的一家人权机构Project South向美国政府发出了正式的上书,要求彻查ICE机构的所有机构有关侵犯人权的行为…

(图:Wooten工作的ICDC收押所)

其实,这已经不是ICE第一次面临这样的指控了。早在川普刚刚继位的时候,ICE就被爆出物资(食物、药品)严重不足的问题。

很多父母带孩子非法入境美国的家庭,在被收押之后孩子被和父母分开分别关押。最后父母被遣送回国,孩子还关在拘留所里面。有些孩子甚至在父母不知情的情况下被美国家庭收养…

就在上周,美国还有ICE工作人员“系统性”性侵被关押的女性的新闻。守卫会把受害者带到监控看不到的地方,告诉受害者“没人会相信她们”…

去年网络上有一张非常火的图片:上图是纳粹党卫军头子希姆莱监视意识形态吹哨收押所监视集中营,下图美国副总统视察ICE收押所,两人惊人地一致。

当时还有网友觉得,这个比喻有点夸张了…

Wooten护士对ICE收押所的控诉一共有27页,网上可以看到。前面一半相对而言其实大家都能预见到,主要是关于收押所面对疫情完全平躺:没有消毒设施,没有隔离措施,收押人员进进出出完全不检测病毒,导致收押所成了全美最危险的病毒孳生地。

(图:控诉书)

收押人员被感染上病毒之后,也没有合适的治疗,因为联邦政府给ICE的拨款非常有限:这些连美国公民都不是的非法移民,自生自灭就可以了。

Wooten说她就被收押者糟糕的收押情况提出过抗议,但自己却遭到了职业上的报复…

真正可怕的,是在控诉书第18页上:

条目4,子条目D:收押人员和设施护士称大量女性移民遭到了子宫切除手术。

根据数名证人的证词,在Wooten护士上班的这家收容所里面,子宫摘除是一种常态。一个又一个的女性被收押者被送到附近的一家诊所摘除子宫。

“一名女性在2019年称,ICDC(涉事设施的名字缩写)把很多女性都送到了一位妇科医生的科诊所里面,一些女性很不信任这名妇科医生。”

对于如此之高的子宫摘除率,Wooten护士也表示很费解:“的确有两个女性会有相关疾病要求子宫摘除,但不可能所有人的子宫都有这种问题。”

“我们护士之间也很奇怪,他把所有人的(子宫)都摘除了。这是他的专场,他是“子宫收藏者”,他难道真的是在收集这些东西吗…他不管见到谁,他不是要切除他们的子宫,就是要切除他们的输卵管。天啊…”

(图源:Prism)

并且,大多数被进行子宫摘除手术的女性,都是稀里糊涂地在同意书中签下字的。收押所里面的大多数人只会说西班牙语,而医生和护士只会说英语,交流只能通过谷歌翻译进行…

“有很多被摘除子宫的被收押者和我说,她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做这个手术”

(图:要求关闭ICE的抗议者)

控诉书中记录了一个女性被收押者的遭遇:“这就好像是他们要玩弄我的身体一样。”当她询问医生到底要对她做什么的时候,不同人给出了不同的答案。医生说手术是为了治疗卵巢囊肿,只是开个小洞把囊肿里面的东西排出;收押所的工作人员说手术是子宫切除手术;而收押所的护士则说是她子宫壁太厚了,所以要挂掉一部分阴道壁…

“我试着告诉这个护士我很健康,我不需要这个手术。这个护士马上就发发火了,开始大吼大叫。”这名女性被收押者说,当她看到护士生气的样子的时候,就意识到整个事情都不太正常。

“幸运”的是,这名女性被收押者最后因为被发现患有新冠,所以医生拒绝进行手术…

(图:事发的ICDC收押所,图源:NBC)

Wooten护士还表示,进行这些手术的那一位医生,设备和能力真的不行。

送去他那里检查的每一个人都被切除了子宫。他有一次甚至切错了卵巢:他本来是要切掉这个女孩子左边一半的卵巢因为上面有囊肿,结果他切掉了右边那一半的。最后她必须再次接受手术,把左边那一半也切除了…她还想要孩子,她回家后只能和丈夫说自己没法生育…她和我说手术的时候她没有完全昏迷,还听到了医生和护士说切错了地方…”

(图:网传事发的妇科医生Mahendra Amin的诊所)

一名前被收押者说“当我遇到这些被手术的女性之后,我感觉这里就像是一个实验集中营。他们就像是在用我们的身体做实验一样。”

其他媒体采访了被收押者说:“当我拒绝手术的时候,医生当场发飙,整件事情太奇怪了。”

据经历了手术的女性说:“他就像把你的身体挖空了一样。”

(图:事发的诊所,图源:Facebook)

目前,给Wooten工作的收押所进行子宫摘除手术的医生“子宫收藏者”,网友们已经找到了。他叫Mahendra Amin,下图是这名医生在facebook上的信息

根据公开资料,这名医生曾经被政府起诉过诈骗医保费用,但最后政府放弃了起诉。

对于整起事件,我想大多数人的最大疑问,就是为什么?为什么美国政府要做这件事情。即便从“净化种族”角度来讲,这些被收押的非法移民最后都是要被遣送回国的,以后生孩子也多半都不在美国。

把她们的子宫摘除了,对于美国有任何好处吗?

这里,报姐有两个推测。

其一,这可能是医生和私立收押所联合起来坑政府的钱。

在Wooten的控诉书中提到,ICE收押所一直都资金不够,所有被收押者都是仅仅能活的状态。但是子宫切除手术又是一个很贵的手术,价格在几千美元左右。这就非常矛盾:为什么在缺钱的情况下还要给这么多女性“免费手术”?

那么一个可能的解释是,这些女性的手术费用收押所可以问美国联邦政府报销。所以他们在当地找了最便宜的可以进行子宫摘除手术的医院,以各种名义要求被关押的女性去摘除手术,然后骗联邦政府的报销费。这个套路和Amin医生之前被起诉的罪行有些相似。

在语言不通的情况下,这些女性以为美国政府是为了自己的健康着想,稀里糊涂地签下了协议书。醒来之后,发现自己的子宫没有了。

其二的推测更加可怕。

我们已经知道,不止在Wooten所在的乔治亚州,美国其他各地的ICE收押所在招聘医生的时候,要求他们违背作为医生的誓言,“对收押所所进行的任务有着哲学上的认同”。

那么就有可能,这样的子宫摘除,可能是美国长期以来一直在进行着的可怕计划。

(图源:Intercept)

根据联合国的界定,强行绝育,已经构成了种族灭绝行为。而如果摘除被收押者的子宫是美国全国都广泛进行的做法的话,美国就正在进行着一个几乎可以和纳粹集中营相提并论的可怕计划…

事实上,这也不是美国第一次出现这样的计划了。

在20世纪初,优生学在美国横行。当时美国政府认为,只要消灭了穷人,就可以消灭贫困,所以对大量社会底层人员:黑人、土著民、移民以及智力低下、残障人士等进行绝育。大约有7万多美国人被强行绝育,其中大部分都是女性。

(图源:the Conversation)

后来,美国的这一套绝育计划被希特勒学习,并应用在了德国针对犹太人和其他少数民族的清洗计划之中。

二战之后,这些优生学做法虽然逐渐消失,但还是有记载。

如果这次的强行摘除子宫属实,并且被证明在全美都有广泛的实行,那么就意味着这种残忍野蛮的做法,只是被搬到了台面以下而已…

在纳粹集中营被解放之后,震惊的美国社会发出了“Never Again永远不要再次发生”的呼声。

但没想到,种族清洗的事情,就发生在了他们本土。

source:

https://theintercept.com/2020/09/15/hysterectomies-ice-irwin-whistleblower/

▽恭喜你发现了彩蛋▽

戳这里进入抽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