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龙替身曝光!一场戏换一辆法拉利,他凭什么? – 全球热点人物微信公众号文章

授权自 国馆文化 (guoguanwenhua)


“匠心精神” 始终是时代的稀缺品。



01


近日,成龙在出席导演陈木胜葬礼时被拍。


与此前精神饱满的状态相比,成龙看起来面容憔悴。


即使全程戴着墨镜和黑色口罩,也难掩脸上的皱纹和稀疏的头发。


再结合现场的氛围,让人不得不感叹:


“一代武打巨星,也是会老的。”



说起成龙,年轻时的他拍戏很拼命。


无论多么惊险的动作,他都亲力亲为,极少用替身。


为了拍出效果,成龙在《我是谁》中没有用任何防护用具,以一身肉躯贴着21层高的大厦急速下滑。


这个动作也获得了吉尼斯世界记录最危险动作镜头。



《A计划》里有一幕,成龙从钟上自由落体到地面。


为了让镜头臻于完美,成龙来来回回跳了三次,结果胫骨受伤,鼻骨被撞裂。



在电影《龙兄虎弟》中,成龙更是挑战高空跳跃热气球。


他徒身从悬崖跳到飞机上,然后再往热气球里跳,整个过程惊险万分。



由于成龙拍戏危险系数太高,导致香港保险集团将他拉入了黑名单,永远不给他投保。


但对影片质量极致追求的执着,让成龙的电影部部经典,圈内地位颇高。


从年轻时起,大家就尊称他“成龙大哥”!



02


虽然成龙非常厉害,但他毕竟不是全能超人。


有时遇到一些需要特别专业的动作,还是得交给专业替身完成。


当年在好莱坞拍摄《红番区》,有一段高难度飙车戏,成龙车技不是太好。


为了保证电影效果,只好让替身曾凡仁来完成。


拍摄结束后,成龙也送他一辆法拉利作为奖励。



一场戏换一辆法拉利,这不是因为成龙慷慨。


而是曾凡仁扎实的专业技能,让他值得这样的回报。


作为香港最有名的特技演员之一。


曾凡仁擅长摩托车、拉力赛、越野赛、特技等运动项目。


他是中国第一个穿越可可西里的人,也是好莱坞特技车队里唯一的亚洲人。


被誉为“亚洲车神”。



看看他的简历,你会发现半辈子都与车相关。


1977年,在青藏高原当运输兵;

1980-1981年,在日本学习赛车技术;

1985年,赴英国深造赛车。

1986年,独自驾车穿越可可西里死亡区;

2005年,为拍摄奥运吉祥物藏羚羊“迎迎”再赴可可西里;

2006年,获厦门全国场地锦标赛冠军。



多年的业务积累,让曾凡仁练就一身绝活,也为日后的特技生涯奠定了深厚基础。


那些对其他人来说高难度的动作,在他眼里都是小菜一碟。


虽然不如成龙在台前星光闪耀,但把一件事做好的曾凡仁,已经超越了很多人。


建立起属于自己的专业壁垒,自然会得到欣赏和重用。




03


曾经,有个著名的“木桶理论”:


一个木桶能装多少水,取决于最短的一块板。


它告诉我们,只有努力提升缺陷和不足,才能不拖累整体成绩。


但在如今全球互联网的时代,这已经成了思维上的一种误区。


取而代之的,是“长板理论”。


因为均衡成长的另一个结果,就是没有长处和优势。


无论是个人、团队还是企业,都没有必要精通一切。


只需要有一块足够长的长板,然后把桶倾斜,你会发现能装下的最大水量取决于你的长板——核心竞争力。



在阿里,有一位“写代码就像呼吸”的超级大牛人多隆。


2003年,他从零开始,在一个月内搭建了“淘宝网”,内含所有交易和论坛系统。


并在接下来4年里,一个人维护着淘宝的搜索引擎。


也就是说,本来需要一个项目组,甚至一个公司来做的事情,多隆一个人就完成了。


而超高的代码水平,也一直保持至今。


在阿里内网个人界面,他被贴得最多的标签就是“神”、“大牛中的大牛”。



在解决故障方面,多隆的能力无人能及。


“有问题,找多隆”,也成了阿里技术人员的万能法宝。


有一次团队解决服务器无端崩溃的问题,搞了三天还没找出原因。


多隆看一眼源代码,只用了三分钟就给出了正确答案。



如今,身为阿里合伙人、阿里云高级研究员的多隆并不是什么领导,仍在第一线写代码。


他做得最多的就是默默坐在工位上,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沉浸在代码的世界中。


一写就是十八年。


在不断重复的过程中,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然后提升技能。


而且每学一个知识点,多隆都会写一段代码去验证。


一方面是练习,另一方面也让他加深理解,直到真正掌握这个技术。


有人评价多隆,既可以深入技术底层,又能切入到高层业务领域。


从前端到后端,知识既广又深。


多隆生性内向,不擅交际,也不玩社交网络,一般很难在公众场合见到他。


但他并不需要做到左右逢源,就能名利双收。


在别人纠结着是不是要转型管理,获得更多权力,以求得到更多回报时。


多隆却一直在考虑怎么通过技术改进,把问题解决得更好。


(阿里云高级研究员)多隆


相比大多数迷茫庸碌的普通人,牛人们往往只做对了一件事:


不断强化自己的优势,巧妙回避自己的短板。


要知道,人的精力是有限的。


清楚自己擅长什么,专注于那一件最重要的事,才能够获得更高效的生活。


昆虫学家法布尔说过:


“把你的精力集中到一个焦点上试试,就像凸透镜。”


当你在某方面拥有长板,就能比那些看似全能,什么都会的人更有竞争力。



04


在这个浮躁的时代,人人都想快速成功。


多少人沉不下心来做好眼前的事情,总想着投机取巧:

“要不要转行?”

“哪里是风口?”

“做什么更赚钱?”


他们看不起自己所做的工作,认为不成功只是因为行业本身的问题。


却忽略了自己的努力,低估了“匠心精神”在其中的作用。


在许多人眼里,清洁工作是个又脏又累、不大体面的活儿。


但在日本东京羽田机场,却有这样一位把清洁做到极致的“职人”新津春子。


新津春子


在她的带领下,这座每年大约有8000万旅客利用的机场。


5年内4次获得由世界权威航空服务评估机构SKYTRAX公司授予的“世界最干净机场”荣誉。



新津春子还出版了4本针对不同群体的清洁书籍,并受邀在全日本进行巡回演讲,场场爆满。


她希望引导人们通过清洁把生活变得更加美好。



17岁时,新津春子为了维持生计,进入清洁行业。


很快,凭借着精益求精的精神,她就在日本全国举行的“清洁大赛”中,成为了年龄最小的冠军得主。


25岁时,进入了现在的公司,成为羽田机场一名清洁工。


在76万平方米的空港内,新津春子几乎干过所有种类的清洁工作。


上到天花板,下到墙缝里的污渍,她都认真对待。



甚至在打扫马桶的时候,还会用小镜子检查内侧的污垢。



如此兢兢业业的工作态度,让她一路晋升。


29年来,新津春子始终秉承着“要么不做,要做就做到最好”的人生信条。


最终因精湛技艺获得了“日本国宝级清洁匠人”殊荣。



在她眼里,清洁工作并不是简单的体力活,其中蕴含着许多门道。


例如一种污渍,同时有多款清洁剂可以清除。


但有的含有危害儿童、老人或家中宠物的成分,需要在使用时格外注意。


新津春子能够迅速辨别不同污渍的形成原因,并灵活使用80多种洗涤剂和50多种清洁工具。


针对某些顽渍,她还能“对症下药”,自己调配清洁剂。


如今,新津春子早已成为业界名人,但知名度对她来说却没有太大意义:


“我的工作是清洁,如果你只注意别人说什么,就很容易忘掉本职工作。”



新津春子的职业历程说明了一个道理:


从来没有“有问题”的行业,只有“有问题”的自己。


只要用心做好手里的每一份工作,即使在任何一个看似平凡的领域,也能做出不平凡的业绩。



05


有人可能说,别跟我谈这些,我工作就是为了钱。


但这个世界吊诡的地方就在于,你越想要什么,越得不到什么。


只有当你认真把事情做好,钱自然就来了。


(电影海报设计师)黄海


照片中这个相貌平平的男人,名叫黄海,是中国最顶级的电影海报设计师。


作为幕后人员,可能很多人不认识,但他设计的电影海报,你一定看过。


《让子弹飞》《一代宗师》《寻龙诀》《太极》《千与千寻》《大鱼海棠》《我不是药神》……


《千与千寻》


每一张,都堪称惊艳。


相比较其他很多设计师,只会用演员大头照做宣传海报,内容简单,千篇一律。


黄海的作品着实让人眼前一亮。


即便走出国门,也能获得国际认可。


在英国专业电影杂志《Little White Lies》评选的2018年20佳电影海报中。


黄海为电影《小偷家族》和《龙猫》设计的海报榜上有名。


其中《小偷家族》中国版海报,更是一举夺魁。


《小偷家族》


海报中,一家五口牵着手在海边嬉戏,上方的一把伞,为一家人遮风挡雨。


充分展现了一种委婉含蓄的东方美。


而数码修复版《龙猫》的中国版海报,则位列第十名。


在龙猫毛茸茸的肚皮上,小梅和小月欢快地奔跑其中,整个风格温暖而治愈。


《龙猫》


有人说,黄海以一己之力,将中国电影海报提升到了世界水平,甚至成功进行了反向文化输出。


外媒也曾称赞他为“崛起的中国设计师”。


黄海的海报,永远充满着巧妙构思。


不仅无限贴合电影表达的情感,还能随着地域、文化、受众的不同,做出不同类型。


要知道,一幅优秀的海报,对电影宣传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也因此,黄海成为了中国收费最贵的海报设计师。



如果普通人身价提升,可能会为了尽可能多的赚取设计费,快速做出让导演高兴,迎合观众的海报。


但黄海从不接急活,他的设计周期很长,一心只放在如何更好地打磨作品上。


每当接到任务,他都会先花几个月时间仔细研读剧本,揣摩细节。


然后去到拍摄现场,与导演交流意见。


务必做到站在电影角度,把元素研究透彻,才会交出自己的作品。


黄海曾在采访中说道:


“我比较注重简洁,在设计时会摒弃华丽的装饰,探究更为深入的本质。角色很重要,但核心还是要传达电影的故事。”



几乎所有把事业做成功的人,都不会把钱看太重。


但事情做好了,钱自然也少不了。

黄海,一张海报设计费100万。


新津春子,年收入过百万人民币。


曾凡仁,巅峰时年薪达百万美金。


多隆,底薪一年500万,加上股票期权分红,年收入不可估量。


任何职业都好,只有足够专业,刻苦用心,不苟且不敷衍,才是一个人最大的本钱。


当你把眼前的事做好,钱就会成为不断上涨的数字,追着你跑。


我们大部分人,总是无法跳出“钱”在脑海里的束缚,持之以恒,追名逐利。


但舍本逐末是大忌,越是急切想要得到的东西,越容易求而不得。


有智慧者,能发现世界的本质,慢即是快,少即是多。


赚钱最大的捷径,恰恰是“心中无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