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王远方

据媒体报道,经过一年多的修缮,具有两百余年历史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衡水安济桥桥体和桥面修缮已基本完工。安济桥原有的石材宽大平滑,有些石块布满裂痕,桥面中间有两道车辆长期碾压的车辙痕迹,呈现出沧桑古朴的历史风貌。


但近日有网友晒出衡水安济桥修缮现状:施工方在桥面中间新铺上一截平整的石材,原有的车辙痕迹也被新铺设的石材截断。9月14日,记者从河北省文物局了解到,此次维修系当地文物管理部门自行补配中孔桥面石,目前已责令停止施工。


文物与遗存,经历了岁月的洗礼,躲过了战争的硝烟,结果却没逃过今天的破坏式“修复”。一道道车辙,本是历史的见证,如今却被简单粗暴的修复给抹平了。此前,甘肃西和县法镜寺石窟内的几尊佛像经过修缮后表情“诙谐幽默”、“最美野长城”的辽宁省绥中县小河口长城被修缮成了一堵蜿蜒的“白灰墙”、四川安岳石窟一尊建于宋代的佛教造像,遭到了毁容式修复……


四川一处建于宋代的佛教造像,遭到了毁容式修复

对于文物的修复一定要慎之又慎,它是不可再生的资源。没有任何计划地修缮或整容式地修复,是在一点点地抹去历史的记忆。文物是历史的见证,不能任人“打扮”。同时,要摆正对文物修缮的态度。修缮文物,应当是出于保护的目的。如果是以修复文物为噱头,实际是为商业、旅游开发做铺垫,让文物被嘈杂的环境、商业的气息所包围,这样的修复也是与保护文物背道而驰。文物,是文化记忆,不应当成为地方发展经济的“摇钱树”。


甘肃西和县法镜寺石窟内的几尊佛像经过修缮后表情“诙谐幽默”


修复文物的成果如何,实际上也反映着人们对待文物与历史的态度。国宝级文物四羊方尊,当年在日军的轰炸下成为碎片。经过文物工作者的修复,四羊方尊得以恢复历史原貌。秦始皇陵铜车马出土时,破损成3000多块碎片。人们耗费8年时间,将碎片拼接修复完整。


当人们以工匠精神对待文物修复时,文物也会以惊艳的面貌再次呈现在世人面前。对于历史,我们应当有一种敬畏的心情。此前,《我在故宫修文物》的纪录片之所以感动人,或许就是源于修复者那份耐得住寂寞的工匠精神。

现在,不少地方都在打造自身的文化品牌与地方特色。与其去营造这样的文化氛围,倒不如认真地发掘自己的历史,将已有的文化遗存、文物古迹真正保护好,修旧如旧,制定科学合理的规划,让城市的文化增添几分历史的味道。



同时,管理部门在制定文物修缮计划时也应当注意到,这不是简单的施工,而是需要有一定专业资质和技术门槛的工作。此外,保证修复全流程的专业化,也需要有相应管理部门的监督和参与。监管应当走在工作的前面,而不应当是看了新闻才知道事情已发生。

修复文物,要用心,别让历史修着修着就没了。


更多内容
关注“光明时评”微信视频号
↓↓↓
关注“光明日报”微信视频号
↓↓↓

李开复道歉,不应该是结束

这里教师收入已超公务员,就该这样!

差评就报警,狗不理认真的吗?

“偷电动车上瘾”,博士的身份亮了

考四六级要自费隔离7天?还能好好考试吗


文字:王远方
图片:网络
朗诵:王茜
责编:王子墨
编辑:吴亚琦